2015.05.29真波生日賀

☆注意事項:
1.當作真波生日賀文吧
2.這篇走向只是在搞笑。
3.我筆下的小野田永遠都是受害者,旁邊的人都是加害者,真波卻是得利者,這個模式,一直重演,我絕對沒有偏愛真波的意思。
4.宮原委員長和寒咲幹熟識虛構。

「坂道君真可愛啊。」真波側趴在桌面上,呆毛晃來晃去,一副愉悅的樣子。不管是小心翼翼的態度、爬坡時的微笑、還是推番時的星星眼。

坐在真波旁邊的同班同學感到害怕,他騎自行車騎到發瘋了嗎?「坡道不就是坡道嗎?有什麼可愛的。」

宮原聽見班上同學的吐嘈。山岳那傢伙說的才不是真的坡道,是總北的爬坡型選手小野田坂道,之前有幸還是倒楣看到山岳瘋狂纏著那個小野田坂道,那個熱情根本跟蹺課去爬坡一樣。

山岳以近乎性騷擾的方式亂摸對方,只想叫對方快逃,但對方似乎不在意或根本沒有察覺到山岳的行為。

「山岳,你作業交了嗎?」宮原走到真波旁邊,雙手拍在對方桌上。

「咦?作業,那種東西沒關係啦。」真波轉過頭繼續趴在桌上。

「我要跟小野田同學告狀了喔,但如果你乖乖交作業,會給你好處的。」宮原威脅加利誘,來試試看小野田坂道,到底影響山岳到那種程度。

「委員長你又不認識坂道君,告狀什麼的,大概也只是說說吧。啊,坂道君~~~好處什麼的,只是爬坡的話,很無趣,給我坂道君啦。」

「我……我……我真的會去告狀喔。」山岳!!宮原從口袋中從出手機,按著按鍵,遞到真波眼前,「山岳,你看看這是誰?」

真波一臉無聊瞄著宮原的手機,看清楚照片時,眼睛一亮,是坂道君在社辦正在換上衣的照片。真波作勢要搶宮原的手機。

宮原反應快速將手機收到口袋中,「看到了嗎?想要的話,快給我交作業。」
「咦,好狡猾喔,為什麼有照片?好想要啊,可惡。」糟透了,山岳往小野田癡漢路線成長了。

「想要的話,交作業就給你。」宮原撂下這句話就走了。

「咦!!!」為什麼交作業才有,可是如果直接跟坂道君要,一定要不到這種照片,好想要。

過了兩天,真波拿著幾份作業給宮原,「可以給我照片了嗎?委員長。」

「我先檢查一下,看有沒有偷懶,答案有沒有對。」宮原一份一份開始檢查,沒有缺,答案都對。山岳這傢伙要做還是做得到的,但生氣的是居然是為了小野田同學的照片。

宮原拿出手機用藍芽將那張照片傳給真波。對方露出跟在爬坡時一樣的笑容。

宮原心裡莫名對小野田感到佩服,居然馴服了野獸。幾次實驗下來,果真小野田同學對山岳的影響力超強,作業都沒有遲交了。

這些照片的提供者其實是總北的寒咲同學。

上次的比賽,自己站在旁邊看著山岳正在騷擾小野田同學,想著該如何阻止對方這不得體的行為時,總北高校競技自行車社的經理-寒咲幹跑來跟自己聊天。

後來幾次的手機聯繫時,抱怨到山岳不交作業、蹺課的事情,對方居然建議用小野田同學作為威脅和利誘的手段,且時不時提供了小野田同學在社團練習時的照片給自己。

還提醒自己記得選露出度高一點的照片作為利誘,雖然這些照片在宮原眼裡看來一點看頭都沒有,小野田的身材瘦巴巴,不像一般的運動選手有肌肉,想不到這種身材對山岳來說居然有吸引力。

宮原雙手掩面,陷入自我厭惡的漩渦。對不起啊,小野田同學,把你的照片交給山岳,真的不知道他會做什麼,請原諒我吧。
*
宮原看著手機中最近收到的小野田的照片,她拿下眼鏡擦了擦,以為自己看錯了,居然是穿著女生制服的小野田,臉頰酡紅,害羞看著鏡頭,旁邊還站著黑髮細長眼男學生,備註居然是,真像是一對情侶呢。另外還有附上幾張小野田的獨照。

真波忽然從宮原的背後出現,看到小野田和不知名的男生的合照,還看到備註,「情侶什麼的,我跟坂道君才是天生一對啦。」

「山岳,不要從我背後冒出來。」還有山岳你還沒跟小野田同學在一起好嗎?也不希望他們在一起,總覺得他會做出什麼不可收拾的事情,恐怕不是下跪可以解決的。
「我是來交作業的,可以給我坂道君穿女生制服的獨照,我和他是全世界最棒的一對。那個總北全能型選手算什麼。」
山岳夢話留在夢裡說,神明向您祈禱,請務必不要讓山岳和小野田同學在一起,永遠不要讓山岳告白成功。
「好想摸摸坂道君的身體,最近他要段考,都不理我,怎麼辦委員長。」
與我何關,宮原其實是想這樣吶喊的。最好他這輩子都不要理你比較好「你給我好好準備考試啦。」
「考試好無聊,鉛筆滾一滾就好了,80分也是可以滾出來的。」
準備使出大絕招「讓你跟穿輕飄飄洋裝的小野田同學去約會怎樣,只要每科都考上80分。」
每科要80分對山岳這個蹺課狂,根本是不可能的。
這是上次寒咲同學的建議,總覺得對方似乎很喜歡我分享山岳的痴漢行為,而對方一直在看戲,想推小野田進火坑的感覺。
一聽見可以和小野田去約會,還穿女裝,精神都來了,「喔,我會加油的。」
段考結束後,真波出乎宮原預料,真波居然真的各科都考上80分,讓小野田穿女裝和他約會,到底多有吸引力啊。
「委員長,我什麼時候可以和坂道君約會啊。」真波呆毛左右搖晃著,口氣愉悅。
「這週末,你可以和他去約會了。」寒咲的簡訊表示已搞定小野田同學。
「真開心。」
宮原同情起小野田,被山岳纏上還被寒咲算計,這個人還可以更悲劇嗎?
*
總北高校今年辦了個男裙日的活動,期望學校的男生可以穿上裙子,突破服裝的性別刻板,但這個活動並沒有強迫所有的男學生參與,老實人小野田穿了向寒咲幹借的裙子到了學校,為了以防萬一,包包當中還是有放制服長褲。當他穿著裙子到社辦時,發現今泉、鳴子都沒有穿時,他自覺尷尬,想到角落偷偷快點換成騎行服。

寒咲盯著眼前的小野田露出微笑,「小野田同學這樣穿很適合呢?好可惜衣服不對呢。」

「適......合什麼的,啊......好奇怪。」小野田一時衣服脫也不是穿也不是,看著寒咲從書包中拿出女生制服和領結,一時冷汗直流。

最近寒咲總是忽然打開更衣室,不顧是否有人正在換衣服,拿著手機就是狂拍,雖然每次受害者都是小野田。

「穿吧!很可愛」寒咲走近小野田,他則下意識往後退,逼近、後退,小野田靠著牆壁,已無路可退,對著今泉和鳴子求救。

「今泉同學……鳴子同學……救我……」虛弱的求救。

那兩個人忙著吵架,根本遺忘了小野田,「寒咲同學......拜託,不要。」

「你快穿,還是要我幫忙穿呢?」寒咲躍躍欲試。

我都不想要啊,小野田在心中吶喊,「不......不要。」寒咲手才剛靠近小野田領子時,「我......我......我自己穿。」

小野田在寒咲的逼迫下,換成女裝,穿著裙子夠奇怪了,還把女性襯衫和領結穿上身,簡直在欺負他。

「哇,真可愛呢,超適合的喔,小野田同學。」寒咲亢奮不已。小野田卻想死,如果有洞,他想立刻鑽進去。

寒咲拿起相機就是一陣猛拍,想著等會這些這些照片要傳給箱根的宮原,讓她去釣真波胃口。

自從看見小野田被真波騷擾後,簡直打開她的新世界,真波和小野田根本跟自行車一樣有趣。為了讓事情更有趣,她刻意提供照片。

「今泉過來一下。」和鳴子吵著正熱的今泉,聽見寒咲的聲音,便轉頭一看,看到小野田穿著女裝。

「怎麼了?」今泉走到寒咲附近,同情的目光看著小野田。
鳴子好奇的也跟著走到小野田那邊。「小野田,你怎麼穿成這樣,沒事吧。」看著小野田一臉快哭出來,這簡直是羞恥Play啊。

小野田有氣無力「沒……事……」才怪。

「今泉你站在小野田同學旁邊吧。」寒咲把今泉拉到小野田身旁,拿起相機就是狂拍。
小野田換下女生制服後,呆坐在社辦,連今泉拿著黑喵的扭蛋給小野田,都不見他平時的星星眼,這不只是打擊,根本是他人生的創傷之一。
某日
寒咲幹興沖沖的走進社辦,手上還提著一個大紙袋,笑容綻開。

小野田、今泉還有鳴子,看到這個模樣的寒咲,只覺得背脊發涼。

「考完試,大家來比賽吧。」開朗的女聲傳來,讓眼前的三人惡寒。

這次想做什麼,上次的受害人小野田更加害怕。

「大家的眼神為什麼這麼可怕,只是比賽而已。」
寒咲從紙袋中拿出一件淺鵝黃色的洋裝,「鏘鏘鏘,很可愛吧,這件洋裝,當然還有鞋子、假髮之類的東西。」

小野田一看到洋裝,就更加害怕,有種會遭殃的預感。
「這次想幹麼。」鳴子口氣惡劣,想起小野田被整,這女人根本來者不善。
「你們三個比賽吧,輸的人就穿著這些東西假日去逛街吧。」
果然!!!不安好心,三人心中吶喊。
「可以拒絕嗎?」今泉疑問。
「咦,不是說了,你們三個比賽。」言下之意,不容拒絕。
無奈的信號機組,各自牽著自行車到寒咲規定的比賽地點集合。
比賽的賽道僅有平地,根本對身為爬坡型選手小野田不利。
今泉和鳴子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同情起被算計的小野田。
比賽的結果,不用想小野田輸了,他看著寒咲燦爛的笑顏,他更想哭了。
*
小野田不想讓媽媽看見自己穿女裝的模樣,也擔心媽媽認為自己有女裝癖,所以和寒咲約在社辦中,換上女裝。
小野田乖乖的換上鵝黃色膝上無袖洋裝,外搭白色蕾絲外套,穿上平底娃娃鞋,寒咲站在社辦門外等待,這是唯一的出入口,他完全逃不掉。

小野田打開社辦門,手拎著墨色假髮「寒咲同學......這個......」指著那頂假髮。

寒咲接過假髮,幫小野田戴上,看著小野田臉部漲紅羞愧的模樣的樣子。「開心點啊!很可愛呢。」

他一點都不想被稱讚可愛,更不想打扮成這樣。完全開心不起來啊。

寒咲拉著小野田到和宮原約定好的地點,路程當中,寒咲像是忽然想起什麼般,「啊,告訴你個好消息。」

「什麼好......好......好消息。」看著寒咲明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多次被整的小野田,只覺得不妙,絕對不會是什麼好消息。

「就是呢,等一下你就和箱根的真波同學一起逛街吧。」

真......真?真波?真波!!小野田一愣。

讓他死了算了,說什麼也不想讓朋友看到他這個樣子。他的形象就要毀了,他沒有辦法想像真波會怎樣看待他。

逃走的念頭在小野田的腦袋中不停地打轉,在小野田打算付諸實行時,真波和宮原從路的另一端走來,真波還愉快舉起手和他們打招呼,小野田想盡辦法將自己縮小躲到寒咲背後。

宮原走到寒咲身邊,「寒咲同學、小野田同學,你們好。」宮原將身子探到寒咲的背後與小野田打招呼。

「您好......」說什麼都不願意露出臉的小野田,小聲的打著招呼。

小野田雖然躲在寒咲背後,但一點也沒有遮避的效果,所以真波和宮原仍舊可以清楚地看見小野田。

真波走到小野田旁邊,「唷,坂道君。」拉著小野田的手,將他從寒咲背後拉出來。

「坂道君,這樣很可愛呢。」真波帶著審視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小野田。

哪裡可愛了!誰想要穿成這樣,被這樣誇獎,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走吧!我們去約會吧。」真波自然摟著小野田的腰,還不忘在對方的腰上游移、輕捏。

宮原見真波神色自若的騷擾對方,「山岳!!」下意識就想要阻止這不禮貌行為。

聽到宮原的怒吼,班長好像快要生氣了,但他又沒做什麼。撫摸著小野田腰際的手,改拉著小野田的手腕,使勁的往前跑。手腕被禁錮的小野田只能跟著對方一起跑。

真波邊跑還向宮原和寒咲喊話「我們先去約會啦。」

*
真波拉著小野田跑了一段路後,步伐慢下來,「剛剛好像在私奔呢。」

「私……私……私奔?」小野田多次嘗試將自己的手拉回,但都拉不回,就放棄拉回手了。

「是啊,很像你不覺得嗎?」好一陣子沒有看到坂道君了好像更可愛呢,讓人真的對他這樣那樣的。

「才……才不覺得!真波君,我可以把衣服換下來嗎?我……我討厭這樣。」小野田低下頭,負面情緒壟罩他。

真波停下腳步,放下牽著坂道的手,轉過身眼睛盯著小野田,雙手搭著對方的肩膀,「以前我啊,因為生病的關係,很少可以和朋友一起過生日,今天是我的生日,坂道君,不想和我一起過生日嗎?我想和你一起過。」真波搭配話語,眼睛變得黯淡,臉上勾起一抹勉強的笑。

「真波君……」小野田很想換掉這身衣服,但想到真波這麼帥氣,看起來很受歡迎,因為生病沒有和朋友一起過生日,好像以前沒有朋友的自己。

「沒關係,不勉強坂道君,這樣讓你困擾。」真波撇過頭,準備要走離。

小野田雙手拉著真波的手,「真……真……真波君,我穿這樣陪你過生日,你不會介意嗎?我沒有準備你的生日禮物,對不起。」小野田是真的不知道真波的生日,他感到愧疚,連朋友的生日都沒有調查清楚。

真波回過頭,「怎麼會介意呢?坂道君願意和我一起過生日,高興都不來及了,可以和你過生日,就是我最好的禮物了。」真波綻出平日溫和得可以掐出水的笑容,牽著小野田的手,緩慢步行的街道。

小野田雖然不喜歡此種打扮,但為了真波,他還是努力打起精神和真波聊天,過去從未聊過公主的事情,但真波居然主動和他聊公主,讓小野田開心不已,進而遺忘這身打扮,也忘記他和真波正牽著手的事情。

真波走在道路外側,讓小野田走在內側。真波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指著某一個店家「坂道君,我們去逛那個好嗎?」

小野田順著真波手指的方向,那是一間品牌服飾店。

「嗯,當然可以。」

真波帶著小野田進入店面,店面寬敞,採光明亮舒服,服裝的色調偏柔和。

「歡迎光臨,新品上架哦!」店員熱情打著招呼。

真波在店裡逡巡著,似乎在找什麼,忽然他步伐快速拉著小野田到貨架前。

貨架上滿滿都是款式顏色各異的小海豚圖案T-shirt。

真波拿起兩件衣服,猶豫著「坂道君,你覺得那一件比較好呢?」

「兩件都不錯,不然......真波君你買一件,我送你另一件好了。」

真波尚未回應時,店員忽然靠了過來「兩位是要找情侶裝嗎?這系列有情侶款,兩位要參考嗎?」

「情......情侶?我、我們不..... 」小野田慌張嘗試要解釋時,真波搶白。

「好啊。」

店員便開始介紹幾款服飾,真波一臉認真聽著店員的話,開始思考該買那個款式。

真波最後買了黃色和藍色的帽T,高興得離開店面。


真波和小野田坐在咖啡廳中休息。真波將黃色的帽T遞給小野田。

「這給坂道君哦,以後可以一起穿哦」

小野田將衣服推回真波。「今天是你生日,反而你送我禮物,我不能收」

「今天可以和坂道君一起過生日,是最好的禮物呢,你不想收下,是覺得我不是你的朋友嗎?」真波一臉落寞。

「怎......怎麼會,真波君是我的朋友,我收下。這樣有點不好意思呢,你有什麼想要的嗎?在我能力範圍內,可以辦到的,我可以送你哦。」小野田靦腆的笑。

「那就......」真波從座位上站起,臉湊近小野田,在對方的唇上輕點一下。

小野田一臉錯愕。

坂道君,可以和你一起渡過今天,是最好的禮物了。


End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