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腦袋有洞。
★結尾很奇怪。

真波是出了名的遲到大王,我行我素及莫名就會被大山呼喚等原因,造成他常態性遲到。


小野田受到真波的邀請,所以到箱根一同來爬坡,兩人剛爬坡完,坐在山坡草地上休息。

忽然真波的手機響了起來,真波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後,絲毫沒有接電話的打算,便讓手機持續響鈴。

「真波君,不接嗎?」小野田好奇真波為何不接電話。

「嗯……也不是很重要呢。」真波看著手機的顯示來電人--荒北前輩。似乎還是根本是打電話催促他去練習的吧。

雖然真波說不重要,但鈴聲停止沒有多久,立刻下一秒又響起。看來電話那頭的人相當著急。

「真波君,你還是接電話好了,感覺上是重要的事情,你就先處理吧。」顯然小野田比真波更緊張。

「咦,好吧。」真波心不甘情不願的按下接聽鍵。

『真波!你居然翹了練習。』荒北大吼。

「咦,今天有練習嗎?」真波裝傻。

『有,昨天小福有說啊,所以你現在在哪裡,快給我滾過來。』

「快到了、快到了~荒北前輩,我在校門口。」

小野田聽到荒北的大音量,以及真波的睜眼說瞎話。

『校門口啊!!』荒北分貝更大。

「對啊,校門口。」真波用無辜的語氣說。

小野田東張西望沒有看見真波說的校門口,而且他們在山上。明顯真波是在說謊。

『我現在就在校門口!你這小子快給我滾過來,而且誰不知道你的快到了,是30分鐘到1小時後的快到了。』

「知道了~~我會去啦,而且就真的快到了啊。」

荒北似乎不想跟真波廢話了,聽完真波的回答,便將電話掛了。

真波將手機放到騎行服的後方口袋,仍舊沒有打算要出發的意思。

反倒是小野田比真波更緊張。「真波君,原來你今天要練習啊,我耽誤你的練習了,真抱歉。」

「不用道歉,我很高興你今天來陪我一起爬坡呢!」嘖,本來就不打算去練習的。和坂道君在一起的感覺比較好呢。

「我也很開心能和真波君一起爬波哦。」小野田旁邊似乎自備閃亮花朵效果網點,閃亮得讓真波心臟快一拍。

真波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後,伸出右手拉著小野田的手,協助對方站起。

真波走到放置自行車的樹旁,扶起LOOK。

「坂道君,我送你到車站吧!」練習什麼的,就不管了。

「太麻煩你了呢,告訴我大略方向,我自己去車站吧,你快去練習。」

「不麻煩,搞不好練習結束了呢。不送你到車站,感覺上你會不小心摔車受傷呢。」真波騎上LOOK。

聽到真波的話語,讓小野田的臉立刻紅了起來,感覺被嘲笑了啊。

「那就麻煩真波君了。」

真波把小野田送到車站後,便騎車到箱根學園,原以為前輩應該都離開了,可能練習結束了。

沒想到真波看到前輩才剛在暖身,似乎才剛到的樣子。

「唷,真波今天真準時。」東堂看到真波出現真是意外。

「哼,因為這傢伙都會遲到,所以我在一個半小時就打電話叫他來練習。」荒北得意的回應。

「靖友,想必真波一定又說快到了吧。」新開一邊暖身一邊說到。

「是啊,這個遲到狂,他的快到了,根本不是真的快到了好嗎。」

真波難得被擺了一道。

●真波雖然是遲到狂,但還是有例外的時候。

真波和小野田約在秋葉原,真波不經意的表示想要去逛逛坂道君常去的地方,有點好奇呢。

小野田便很興奮的邀請真波一起逛秋葉原,因為太過興奮,小野田比約定時間早到了30分鐘。於是站在約定的地方等待著。

不知道為何卷島前輩知道真波和他要一起逛秋葉原的消息後,卷島前輩主動說想要參加,而東堂前輩只是跟著卷島前輩一起來的而已。

距離約定時間還有20分鐘時,卷島和東堂也出現了。但真波迄今尚未出現。

「眼鏡君,你打電話給真波那小子啦,他一定又遲到了啦。」東堂拍著小野田的肩膀。

「好的。 」小野田撥打手機給真波,手機響沒兩聲,對方就接起來。

「真波君,我們都到了哦。你在哪呢?」

『咦,你到了啊,我快到了哦。』真波語氣輕快的回應。

「嗯,那我們就等你哦。」

『嗯。』

小野田切斷電話後,對著東堂和卷島說「真波君,說他快到了。」

「那我們可要再等30分鐘以上,畢竟他說快到了。」東堂嘆息,一臉無奈。

「咦?為什麼,真波君不是說快到了嗎?」小野田好奇的問。

「因為那小子每次都說快到了,卻一個小時之後才出現,還一直說,咦,我到了。大家呢。但他在說這些鬼話的同時,人其實在某個山坡上爬坡。這小子根本……」東堂無止境抱怨的開端尚未邁向結束時。

真波從遠處跑來,還一臉抱歉的模樣。

真波站在小野田面前,完全無視兩名前輩。

「抱歉坂道君,我是不是遲到了呢?」相當老實的道歉。

「你沒有遲到,是我們太早到了哦。」小野田微笑看著真波。

東堂原以為30分鐘後才會看到真波這遲到大王,沒想到這次的快到了是真的快到了。

真波這小子有夠惡劣的,對有興趣就很積極。

卷島看到真波纏著小野田,相當的擔心,於是主動介入兩人中間。

「我也在咻。」卷島瞪著真波。

「卷島前輩好,還有很煩的東堂前輩好。」真波漫不經心的打著招呼。

「真波,我那裡煩了。」東堂大吼。

「走囉,小野田帶路咻。」卷島像是沒有聽見東堂的聲音。

「喂----」

END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