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作者腦袋又壞掉+破洞了。(腦殘沒藥醫)

2.大概沒有重點,只是覺得好玩。只是想要寫好笑的東西,但好像往我不認識的方向走去了......

3.字數好像是我有史最多的吧,就先這樣吧。

小野田、今泉、鳴子升上三年級,經過IH的洗禮後,正式退出社團活動,面臨升學考試和畢業後之準備。小野田等人皆以升學作為未來出路目標。

因此三個人約定在今泉家一起念書。

小野田、今泉、鳴子圍坐在一張桌子,桌上散落著文具和書本,三個人努力認真的模樣。

鳴子伸伸懶腰,喊著「休息休息。」 聽到鳴子的話,今泉仍在做試題,而小野田放下筆休息。

「數學、物理之類的,我真的很不擅長啊!希望考試能夠順利就好了。」小野田趴在桌上,轉著放置在桌上的玻璃杯。

「全力以赴就好,你一直都很努力和認真。」今泉喝著飲料,批改著剛剛寫的考卷,給予小野田支持。

讀書讀到頭痛的鳴子像是燃盡般趴在桌面上,「怎樣都好啦,真希望快點結束考試,超想騎車的。」

鳴子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立刻從桌面彈跳而起,「我想到了,小野田你來許願好了,像是考上志願中的學校,就做什麼事情好了,聽說蠻有用的。」

「咦?」

「叫別人發誓,你倒是先來發誓好了。」今泉習慣性與鳴子對上。

「誰怕誰,假正經,如果我沒考上第一志願的話,我就長不高啦!倒是你假正經,你要發誓什麼?」被今泉一激,鳴子立刻回應,鳴子一直很介意自己身高這件事情,雖然發育期已屆結束,但搞不好還是有長高的機會。

「如果沒有考上第一志願,我就再也贏不了比賽。」今泉下意識回應。

「那小野田決定了嗎?」鳴子話鋒一轉。 今泉和鳴子同時盯著一副猶豫、擔心模樣的小野田。

小野田躊躇,覺得鳴子和今泉玩得有點大,「那……那……就如果我考上第一志願,我就請你們吃大餐,可以點菜單上最貴的喔,如何?」

「嘖……嘖,這樣不行,這個祭品太弱了。」鳴子一臉小野田你太天真的臉,揮動右手手指。

「那……那……我考上第一志願,我就買湖鳥公主之後出的模型,那個很貴,我還沒有預定呢,如何?」小野田一提到湖鳥公主眼睛閃閃發亮。

今泉一臉贊同點頭,認為小野田的祭品真是不錯。

小野田一看到今泉模樣,眼睛又更亮了。「是吧!是吧!」

「你這是自肥,完全不行,而且就算不是祭品你也還是會買。」鳴子一臉嫌棄。

「你要發你這輩子絕對沒有勇氣做,或是不想發生的那種祭品,像我這種的。」聽著鳴子的話,小野田覺得玩得也太大了吧......

「一定要發這種祭品嗎?」小野田不抱希望的問。

「當然。」鳴子無法妥協。

「不……然……我如果考上第一志願,我就向我喜歡的人……告……告……白」小野田結結巴巴的回答。他真的不想玩這麼大,他從沒有打算要告白,還想和對方當朋友,告白是在破壞平衡,如果對方對他沒有意思,可能會覺得他很噁心,就會失去這個朋友。

「這個可以,夠像祭品了,神明一定會聽見你的願望的。」鳴子終於滿意小野田所發出的祭品宣言。在未來的某天,鳴子會後悔為什麼要逼小野田玩這麼大,這時應該讓小野田選擇自肥祭品或是大餐祭品才對。不然就讓小野田有違約的機會,都比看見那個小野田的告白且交往的對象好。

但鳴子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這才是現實。

「好了,大家閒聊太久了,如果不認真,就算發祭品,神明也是不會保佑的。」今泉提醒鳴子和小野田該回到現實乖乖唸書。

*

小野田從考場中步出,他已盡力的準備考試,但有些題目概念似乎看過,但就是忘記怎麼算,真是可惜,看起來這次可能考不上他心目中理想的學校了啊。 不過這樣也好,考不上就不用向那個人告白了,向那個總是對他很溫柔、甚至願意從箱根特地陪他去秋葉原購買週邊、笑容也很爽朗、很受女孩子歡迎的那個人。

今泉、鳴子一看到小野田,便一左一右拍著他的肩膀。

「考得如何?」

小野田還沒回答時,鳴子已搶白。「今天寫得超順的,一定可以考上第一志願的,所以我一定還可以長高。」鳴子一手摸得下巴,一臉得意。

「我沒在問你!」

「假正經,你考得怎樣,今天你一定考卷都不會寫吧!」

「今天狀況超好,考卷太簡單了。」

眼見今泉、鳴子又要對上,小野田便回應,「我不太會寫,怎麼辦。」

「不要想這麼多,搞不好就被你猜對了喔。」鳴子安慰著心情低落的小野田。

*

放榜當天,小野田不想面對現實,他自覺考得很差,根本不打算查榜的他,躲在家裡看著Love☆Hime的DVD,從第一季的第一集開始看,反正成績單會寄到家裡,他沒有打算現在就知道結果。

小野田快投入劇情時,放置在一旁的手機忽然開始振動並唱著Love☆Hime的主題曲,他下意識接起電話,電話另一頭背景音相當吵雜 「小野田,你考上了,考上你想讀得那間學校了喔。」鳴子興奮的在電話那頭大喊。

「所以去告白吧你。」

「什……什……什……麼?」

「我說,你考上了。」

小野田像是被雷打中,整個人趴在桌上,拳頭敲著桌子,一副崩潰的模樣。

「我……我……我……不……想……告白啊!!」對著電話大喊。

「不行唷!小野田這是你自己發的祭品啊,如果不還願,不知道會不會有報應啊。」鳴子開始危言聳聽。

「報……報……報……應?」如果不告白,是不是轉扭蛋運氣會變差,不不不,自己運氣已經不大好了。

「是喔,報應。去還願吧!bye。」 雖然考上大學很開心,但想到要向喜歡的人告白這件事情,就想逃避,但鳴子又說不還願會被詛咒。

小野田傳了封簡訊給對方,邀請對方一起爬坡,慶祝考試結束。

準備按發送時,他開始猶豫不決。手指停留確認鍵上,每當嘗試按下時,又縮回。如果是往常他根本不會如此,此次他是帶著要告白的心態,認為自己的並非是單純的要和對方去爬坡而已。

小野田一個恍神,按到了發送鍵。看到簡訊已發送的通知時,「啊啊啊啊—怎麼會?!」 他扔下手機,抱頭不可置信。雖然懊惱,但他慶幸認識的哪個人不會回簡訊得那麼快。

至少還有些時間可以逃避。 手機的簡訊提醒聲,讓小野田下意識拿起手機觀看簡訊。像是被神明惡整一般,簡訊上顯示著真波山岳。『好啊~~好久沒有一起爬坡了,真期待。』

「為什麼!!真波君這麼早就回了!!」小野田握著手機大吼,他情緒既低落又緊張,無法多加思考,地點和時間之類的,就交給對這次爬坡很期待的真波了。小野田心跳加速,打字的手指顫抖著,『時間、地點就由真波君來決定吧。』

*

到了和真波約定的那日,小野田帶著自行車在車站邊等著真波,他相當不安,今日就必須告白了...... 身旁川流不息的人潮,旁邊傳來吵雜的心聲。

小野田低著頭不停得原地來回踱步,擔心他的表現是否會怪異得讓真波發現不同之處。

真波看見在原地來回踱步的小野田覺得很有趣,無聲無息的走到小野田的背後,拍對方的肩膀「坂道君~」

小野田立刻彈跳起來,轉過頭「啊---原……原來是真波君啊,嚇我一跳。」輕拍胸口,喘了一口氣的模樣。

「是我哦。」真波眼神清亮逕自盯著小野田看。

「真……波君,今……今天是要去哪裡呢?」被真波盯著,讓小野田感到不自在,下意識的躲開對方的目光。

當時真波在簡訊內只有提及時間和集合地點,其他細節並無提及,所以今天要到哪裡爬坡,他根本不清楚。

真波跨上自行車,回頭看著小野田,揮著手,「坂道君,跟我走吧。」

「嗯。」小野田用力得點頭。

從大樓林立的都市風光轉變為充滿蒼鬱的田園景色,原本兩人是一前一後騎著車,進入郊區時,兩人開始並肩騎車。

「可以和坂道君一起,真開心呢。」

「嗯,我......我......也是和真波君在一起很開心哦。」這個開心可能自己告白後,就會消失了吧。

真波帶著小野田到了一個山腰,看起來毫無特色。

「到了哦,這邊還記得嗎?」真波放下自行車,展開雙臂,開心不已。

小野田看著周遭,看見幾台自動販賣機,對這個地方似乎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咦?該不會是......」

「是哦,就是當時我第一次給你水壺的地方喔。」

「真的呢。」是不是該趁現在快點告白,扼殺這不該對友人的過度的情感。

「啊.......啊......那、那個我有話想對真波君說......可以......」小野田鼓起勇氣,卻被真波打斷。

「咦?等一下再說,而且我也有話想對你說!你看這個......」真波從後背包中,拿出一個小紙袋,遞給小野田,像是等待著被稱讚的大型犬,直瞅著小野田看。

小野田打開紙袋,眼睛發亮,「這是Love☆Hime和飲料合作的吊飾,我還沒收集完,真是太厲害了。」一個、一個拿出來看,發現居然有隱藏版。「這是逸品中的逸品啊,沒有幾個人拿到。」

「這些都是要給你的。」看到小野田開心得眼睛都發亮了,真波莫名感到滿足。

「真、真的可以收下嗎?」小野田雖然覺得很開心,但總覺得人家好不容易收集完成,這樣收下,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本來就是要給你的,快收下吧。」真波會收集這套吊飾本來就是為了想到對方收到時,開心得樣子。

「嗯,謝謝。」小野田把那袋吊飾珍惜的抱在懷中。 小野田對真波的好感度簡直要破表了,帥氣、待人溫和、還給了他吊飾。

「那個,真波君......」、「坂道君,聽我說。」真波再次打斷小野田的話語。

真波雙手握著小野田的肩膀,直視著對方「聽我說......」,原本常見的微笑也消失了。

小野田吞了吞口水,眼神飄移,自己的心意難道是被對方發現了?真可是最不妙的,暗戀果真該扼殺在搖籃裡。

「對......不......起......」,「坂道君,我真的很喜歡你啊,不管你是否討厭我,我都還是喜歡你啊。」兩人的聲音同時響起。

「咦?我沒有討厭你啊,該......該,怎麼說呢。」他怎麼可能討厭真波呢。

「坂道君,你沒有討厭我嗎?」像是鬆了口氣,但又好奇。

「我也喜歡真波君你啊。」 聽到小野田的回應,簡直跟得到山岳獎一樣,甚至超過得獎的喜悅。一把抱住小野田。

「今天坂道君好冷淡,都不太理我,讓我以為你發現我喜歡你,所以討厭我了。」真波用臉頰蹭著對方的臉頰,有點撒嬌的語氣。

「我……我……今天本來要向你告白,但不知道該怎麼說出口,路上一直在想著這件事情啊。」小野田臉頰緋紅,轉過頭,不敢看著真波。

原來他們兩人是心意相通,剛剛真波一直打斷小野田說話,到底算什麼。

「太好了呢,我們既然都喜歡對方,那我們就是情侶了,真是太令人開心了。」真波抱著小野田轉圈圈。

「真……波……君,好暈……」

*

兩個人難得今天沒有爬坡,只是坐在草地上聊天,過程中發現,兩人居然上了同一所大學,雖然科系不同,小野田覺得兩人實在太有緣份,卻不知道這是在真波的算計下。

原本湛藍的天空,開始轉為豔紅,太陽開始下山,兩人聊天太過愉悅,根本沒有發現時間變化。

「啊……啊……都這麼晚了,應該要回家了。」小野田看著天色及腕上的錶。

「這麼晚,趕車也很累,不如坂道君到我家住吧。」

「也是呢,我跟媽媽說一聲,打擾了。」小野田轉身打電話告知母親今晚要住在友人家的事情。

真波看著小野田打電話,想著今天所有的事情比他所想得還要順利,簡直有如神助。

小野田與真波到真波家時,「爸爸、媽媽今天出去玩了呢,應該沒關係吧,哈哈。」

「沒關係,實在是太麻煩真波君了。」

手機響聲忽然在兩人之間出現,小野田從包包中,拿出手機,「鳴子君?」

真波看見小野田正在接電話,真波便走到廚房中,準備晚餐。

小野田走到角落接起手機。

『小野田,告白了沒?』鳴子亢奮的聲音想起。

「嗯。」

『太好了,我們今天來慶祝吧。』

「可是,我現在真波君家。」

『你幹麼在箱根爬坡手家啊?』

「因為我是來告白的。」

『咔咔咔,你該不會是跟箱根爬坡手告白吧,開玩笑的,開玩笑。』

「我喜歡的人就是真波君啊。」

『什麼!你給我回……』

「坂道君,咖哩飯好了喔,快來吃喔。」真波的呼喚聲從廚房傳來。

「嗯,等一下就過去。」小野田對著廚房的方向大喊。

「鳴子君,我先去吃飯喔,其他等我回千葉再說喔。」

『喂、喂,小野田……』電話被掛了。

鳴子聽到小野田在真波家,又發現小野田喜歡真波,簡直氣急敗壞,「啊,小野田,我不是要你把自己當成祭品獻給真波啊。」

「可惡的箱根爬坡手啊啊啊啊!!!!」

END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