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很喜歡爬坡組的家族設定,所以就試著設定了,想不到我自己設定得太開心了,但是BUG也很多,那就請大家無視BUG好嗎?




2. 謝謝大家關注,看到大家關注我,讓我受驚了!!我只是一個腦殘的小透明,不管怎樣還是感謝。希望我的文可以讓你們得到一點點的樂趣。




那就往下囉。




卷島的手機響起,卷島瞄了一眼手機,果然是轉職為傻爸爸的東堂,東堂現在除了照三餐、下午茶、宵夜問候他外,還附上一段寶寶的成長影片,今天的是寶寶在地上爬行的影片,不忘炫耀寶寶多麼可愛和優秀的詠嘆調,「小卷,有沒有吃飽啊,看看我們家的小山,是不是很可愛,他會爬了,爸爸我都……」




東堂話都還沒有說完,卷島就掛掉電話,他已經聽膩傻爸爸東堂不停炫耀他家兒子有多優秀和可愛了。




卷島目前主要工作地點在英國,偶爾會返回日本。雖然在英國居住多年,適應了生活,但最近少根筋的堂姊即將臨盆,總是讓人很擔心。




少根筋的堂姊對卷島而言簡直難以想像,到底要多麼的浪漫才能在與對方認識不到1週就結婚,不到3個月就懷孕,婚姻或是愛情這種東西不是應該要一段時間觀察才能決定和對方是否能夠走下去。




卷島相當擔心現在已經變成小野田太太的堂姊,擔心她腹中的寶寶能不能順利出生。所以近期他決定返回日本照看堂姊,他其實很期待堂姊的孩子,肯定比東堂收養回家的那個可愛幾百倍,出於和東堂莫名的競爭心態,堂姊的小孩出生後,要比小孩可愛,他肯定不會輸。




電話再次又響了,卷島下意識接起,「小卷,你幹麼掛我電話,我都還沒說完耶,我都沒有分享完我們家小山的成長,剛剛說到那裡了,啊……對了,小山會爬了…….」




「東堂,是,你家小山很可愛,你不用跟我照三餐報告他的成長日記,我不是他另一個爸爸咻。」卷島無力的回應。




卷島開始收拾起行李,但沒有將電話掛掉,因為掛掉的下一刻電話一定又會響,乾脆放置在一旁,做自己的事情,等東堂自己講完,就會把電話給掛掉吧!應該啦。




「小卷你願意當我們家小山的乾爸嗎?我太開心了。」到底是哪種的構造的耳朵,才可以聽錯成這種程度。啊,懶得理會東堂了。




「啊,東堂,這陣子我會回日本,可能也會在那邊住一段時間咻。」嘴角揚起一個一般人會覺得可怕,小孩看到會哭出來的笑容。




「小卷是想要來看我家小山的嗎?」東堂聽見卷島要返回日本,實在驚喜,而且居然會先通知他,果然是想要來看看小山吧。




「不,是要看另一個更可愛的寶寶,咻。絕對不會輸你家小山的寶寶。」卷島摸了一下鼻子。




「什麼!怎麼可能有小孩會比小山更可愛的,小卷~~~小卷你不是要當小山的乾爸嗎?那浪,怎麼可以說有別的小孩比小山更可愛的……那浪唷!」




「我什麼時候說要當小山的乾爸了,不說,掛了咻。」




卷島將已經收拾的的行李放到角落,明天一早的飛機要回去日本,希望堂姊一切安好啊。




*




剛回到日本的卷島,立刻被父母聯絡表示堂姊已經臨盆了,但孩子已經是足月產,真是值得開心啊,總覺得堂姊很有可能不小心跌倒,然後小孩早產。




將物品放至在日本的老家後,就趕往醫院,看見堂姊躺在病床一臉疲累但卻幸福滿溢,正在幫嬰兒拍嗝,嬰兒發出無意義的叫聲。




「啊,裕介來了啊,快來看看坂道。」小野田太太一看見卷島,開心得打招呼。




「來了咻。」卷島慢慢走到小野田太太床邊坐下,盯著被照顧的嬰兒。




「要不要抱抱看坂道?」小野田太太改將坂道橫抱,忽然對著坐在病床旁的卷島問道。




「咦?咦?咦?真的嗎?我、我、我……不……有點」卷島手足無措,軟綿綿的嬰兒!怎麼想都覺得太可怕了,他擔心自己要是抱著姿勢不對,一定會對坂道有傷害,因此他遲遲不敢伸出手抱。




「你看坂道這麼可愛,多像我和你堂姊夫。」小野田太太完全沈浸在成為人母的喜悅當中。




不,嬰兒真的都長得很像,卷島實在認不出來有什麼不一樣,忽然想起東堂那傢伙剛把叫做小山的嬰兒帶回家的時候,還拍照給他看,說什麼山神的繼承人,果真還是繼承了美型之類的,他吐嘈了嬰兒都長得一樣,卻被東堂瘋狂用電話騷擾只是為了證明小山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嬰兒後,再也不會傻到在人父、人母面前講這種話,因為這是父母的死穴。




但他看著小野田太太躍躍欲試要給他抱坂道,這點讓他覺得害怕。




「來,你看坂道在看你哦,他在等你抱他哦。啊,我知道了,你不會抱寶寶,我來教你 。」一臉像是恍然大悟的小野田太太,開始一步一步教導卷島抱嬰兒的技巧。




卷島在小野田太太的指導下,他身體僵硬的抱著坂道,但孩子乖巧不哭也不鬧,卷島也開始放鬆下來。




看著懷中的坂道,卷島忽然有點可以理解傻爸爸東堂炫耀小孩的心態,因為坂道真的很可愛,比東堂家的小山要可愛N倍,他才不要當小山的乾爸呢!




看著卷島帶著慈愛的目光盯著坂道,小野田太太笑著「坂道很可愛吧,希望你以後回國可以來看看坂道。」




「咻。,」卷島雖未給予正面回應,但了解卷島的小野田太太從他的表情就可以了解。對方一定會來看坂道的。




但因剛出生的寶寶不宜抱太久,卷島故將寶寶放到嬰兒床中,拿出手機後,細心將閃光燈功能關掉,對著坂道拍照。




卷島想著要是東堂下次再傳小山的照片來,立刻拿坂道的照片回擊,孩子當然還是自家的可愛。




因小野田太太仍在休養期間,卷島不好意思打擾太久,「妳先好好休息,有空再來探望咻。」




小野田太太微笑點頭。





*




在日本待了近3個月,還是得回到英國工作,在離開日本前特意告知堂姐,如果方便可以拍一些坂道的照片或是影片給他。




回到英國後的卷島又開始忙碌的生活,要把原本落下的工作補上。




某日東堂傳了小山開始會站的影片給卷島,於是他傳了坂道的照片回擊。附註文字:這才是全世界最可愛的寶寶,我們家的坂道。




東堂居然難得沒有繼續用小山的照片或是影片持續騷擾,或是嚷嚷著小山才是最可愛的,只是傳了,小山跟坂道一定要認識啊。




卷島不懂東堂為什麼會希望小山和坂道認識,但莫名就是不想讓坂道和哪個小山認識,雖然都只是嬰兒。




不用了咻,簡單回話給東堂。




難得東堂沒有立刻回應訊息,但隔天就是訊息轟炸,『小山和坂道都沒有手足,小山算是哥哥,坂道有哥哥不是很好嗎?這樣對坂道和小山的成長都很好啊。沒有手足和同齡的朋友太可憐了。』




卷島看到訊息嘆了口氣,這兩個小孩都還很小,東堂也太未雨綢繆了。況且堂姐還年輕很有可能再生一、兩個坂道的弟妹。沒有手足這種事情,還不用為坂道擔心。




卷島還是回了『不用了咻。』




下一秒電話立刻又響了起來,卷島根本不需要猜想,電話一定是東堂打來的,於是沒好氣的接起,才剛接起電話就是東堂連珠砲式的話語從電話傳來。




『小卷、小卷,你知道小孩要有同齡的朋友對於發展比較好啊!而且小山的名字和坂道是很搭的呢,既然這麼剛好,就讓他們認識一下吧。你是不是也覺......』




卷島沒好氣的打斷東堂的話「東堂,首先我人在英國,根本沒辦法讓坂道和你們認識,再來坂道是我堂姐的小孩,我無法替堂姐決定要不要讓坂道和小山見面。」




東堂不放棄的繼續說著「等小卷之後回日本一定會有機會的,我相信小山也會想認識坂道的,哇哈哈哈。」




「唉,再說吧。」語畢,卷島掛掉電話。




東堂所說的機會,到後來完全沒有實現的可能。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