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都是私心設定,都只是為了自我滿足。


2.此為過渡章節。


3.到這章都還是不幸福啊,坑人的標題。


以上可以接受在往下!




英國倫敦的天氣總是陰雨綿綿,天空陰陰暗暗,早已適應生活步調的卷島不以為意,撐著顏色繽紛的傘,在別人眼中是驚人品味的代表。漫步在街道上,腦中還想著其他待辦的事項。

手機忽然響起,本以為是東堂,但手機鈴聲不同,看到來電顯示居然是父親,因為時差的關係,不會在日本是半夜的時間打電話來。

大概有什麼急事要聯絡吧,於是卷島接起電話,「裕介,你堂姐和堂姐夫前幾天車禍送醫,今天急救無效去世了。」

卷島停下腳步,一臉呆滯,如此年輕的堂姐和堂姐夫居然去世了。「怎...怎麼可能,那那坂道呢?」孩子呢,那個他曾經抱在懷中的孩子。


「啊,坂道沒事,他們出門前把孩子托給坂道的伯父一家照顧,他們說未來會幫忙照顧坂道的。」卷島父親說得雲淡風輕,孩子有人照顧就是好事了。


「那有他們的聯絡方式嗎?我想確定坂道還好不好。」卷島很想知道坂道的近況,一個才一歲多快兩歲的孩子到底怎樣了。


「裕介,理性一點吧,你不在日本,孩子被照顧得好不好都跟你無關,照顧得好,你可以開心,但如果照顧得不好,現在的你有能力照顧嗎,願意放棄剛起步的工作?」卷島父親理性的與卷島對話。


「......」卷島無語,現實考量的自己,居然因為一個抱過一次,手機中很多的照片和影片的孩子,而變得如此。


「坂道伯父的聯繫方式給你,但是記住對方願不願意和你聯繫是另一回事。」卷島父親苦口婆心,


「咻......」


*


剛開始和坂道的伯父開始聯絡時,不時可以得到一些坂道的照片、對著鏡頭說嬰兒語的影片,但漸漸的照片、影片數量減少。後來甚至連電話也不接,最後連電話號碼也換掉,與坂道伯父一家人完全失聯。


對照東堂三不五時就傳來小山的照片、影片,看著小山順利成長,活潑好動的樣子,更讓他想起坂道,從上次得知坂道的消息迄今已和坂道失聯近一年。


盯著電腦螢幕中,小山在家中蹦蹦跳跳激怒東堂的樣子,Skype另一端傳來東堂的解說,「小山爬上爬下危險的不得了,請他不要這樣,愈警告愈故意,我都快被氣死了,又拿他沒辦法,真是不受控,一點都不美型。」


卷島仍陷入自己的思緒,完全沒有吐嘈東堂,滔滔不絕的東堂感到不對勁,「小卷怎麼了。」


卷島像是被點醒一般「不,沒事。」


「小卷的聲音聽起來不像沒事哦,小卷一定是在擔心坂道吧。」


「才沒有咻。」卷島忽然轉過頭否認,但反射動作還是透漏他真正的想法。


「小卷口是心非啊,承認會擔心很丟臉嗎?」


東堂忽然將視訊鏡頭從影片移開,將鏡頭移動到一個在家中騎著有輔助輪腳踏車藍髮呆毛小孩的身上。「把拔借過,我要騎這邊。」還想把東堂擠開的樣子。


「啊,小山快看鏡頭,小卷在這邊哦。」


小孩撇過頭,死都不看鏡頭。


「不要,山岳要騎車車。」小山拒絕了東堂。騎著腳踏車往鏡頭拍不到的地方去了。


這還是卷島第一次知道小山的名字,是叫山岳嗎?怪不得東堂會說名字很搭。


「喂,小山!!回來啊!!」東堂對著小孩叫著。


從沒看過直播的影片,看到東堂和小山的互動,有時會吃癟、生氣、擔心,但至少都還可以看到孩子在面前跑來跑去,看著孩子長大,那才是身為家人才有的權利。


這才是真正的家人,全部不管正面還是負面都包容。


那坂道呢?坂道有個溫暖包容的家嗎?其實卷島心裡有數,莫名奇妙失聯絕對有問題。


「東堂唷!謝啦。」東堂雖然吵又自戀,但他是一個心思細膩的人。


「我有做什麼需要被感謝的事嗎?」東堂正經八百,下一秒,「啊!一定是因為我的能言善道啊!」


上一秒覺得東堂好像有點帥氣,下一秒......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


*


卷島審慎的思考下,在日本並非不能從事設計工作,來到英國只是認為自己的設計能夠被接受罷了。如果將工作室轉回日本,作品的發表仍然可以在英國,也不牴觸,現在的通訊設備也夠發達,即使重要的會議也能透過視訊進行。時裝週、發表會時再到英國出差。


卷島還是決定回日本尋找坂道,雖然這是一個衝動和瘋狂的念頭,他想知道現在坂道過得怎樣了。


返回日本定居的卷島花了一段時間在處理轉移工作的事情。


才剛處理完工作的事情,東堂立刻來了一通電話。


「小卷、小卷,今天要讓你認識一下我們家的小山,以後如果可以的話請務必讓他和坂道當好朋友,像我們這樣啊。」東堂滔滔不絕。


「不需要咻!」


「可是小卷我和小山在你家門口了。快來幫忙開門吧。」東堂活力過度的聲音,還附帶著小孩的聲音,「把拔,山岳要騎腳踏車、腳踏車。」


卷島將電話掛斷,「咻,在門口?」東堂這傢伙的效率也太好了,還是會通靈,居然知道這個時間他在家。


「晚一點才可以帶你去騎,可以嗎?」東堂蹲下身,與孩子視線相對。


藍髮小孩點頭,乖乖拉著東堂的手,等著這個家的主人出門開門。


知道東堂在門口的卷島,一臉寫著麻煩的從沙發站起,往門口的方向走去,一打開門就是東堂右手牽著小山,頭上仍然有著土到不行的白色髮箍,果然品味這種東西是不會隨著時間增加的。


一看到卷島的東堂開心得嚷嚷「小卷、小卷,好多年不見了,你上次回來看坂道時,都沒有來找我們……」


「進來吧。」卷島一臉無奈讓東堂和孩子一起進門。


東堂一臉開心牽著小孩跟在卷島的身後,東堂已經3年左右沒有當面看到卷島,這幾年都透過SKYPE視訊或是電話聯繫,都比不上可以實際看見卷島。


三人走到客廳,「東堂你和小山先坐吧,我先去拿飲料。」,卷島轉至廚房泡了熱茶、從冰箱中拿出果汁倒在玻璃杯中,拿起托盤將茶和果汁放在上面走到客廳,將托盤放在茶几上,把果汁和熱茶分別放在東堂和藍髮小孩的前方。


卷島坐在兩人的對面,盯著這兩個人。


藍髮小孩拿起果汁一口一口慢慢喝著,且有禮貌的道謝,「謝謝叔叔」


「小山快點讓小卷認識你啊,自我介紹一下吧。」東堂催促著小山。


「我叫真波山岳,今年3歲,最喜歡腳踏車了。」真波拿著果汁看著卷島開始自我介紹。


「啊,你好,我是卷島裕介,我是東堂的對手和朋友,我也很喜歡腳踏車喔。」雖然卷島沒有對著真波微笑,但卷島的目光溫暖,因此真波並不感到害怕。


眼前的小孩居然不姓東堂,還蠻讓卷島意外的。


「小卷以後都會住在日本了嗎?」東堂期待看著卷島,可以不用透過螢幕,可以看到真正的卷島。


「嗯,大概吧。」


「 嗚喔,小卷~~太好了。」東堂忽然開始流淚。


東堂的反應也太誇張了,只是回國住,有需要這麼感動嗎?


*


卷島透過人脈終於得到坂道伯父新的聯繫和居住的資料後。他撥打電話給坂道伯父,卷島一聽到電話被接起,立刻詢問:「小野田先生您好,」我是卷島,我想知道坂道最近……」


對方並沒有聽完卷島的話,就把電話掛掉。


往後卷島打電話不是進入語音信箱就是永久佔線,坂道的伯父刻意不與卷島聯繫,讓卷島對於坂道的處境更加擔心。


雖然嘗試到坂道伯父家守株待兔多次,白天、中午、傍晚、甚至到晚間9點都試過,但就是從來沒有遇到對方,留下字條希望對方和自己聯繫,也絲毫沒有任何回音。


某次卷島等到心灰意冷,準備轉身離去時,發現有一家四口人走到卷島等待已久某戶的人家門口,於是卷島上前去詢問「您是小野田先生嗎?」


對方雖然一臉疑惑,還是點了頭,「嗯?」


「太好了,我是卷島,是坂道的堂舅......想看看坂道......」


「你說坂道嗎?啊,他早就被帶走了啊,你就是那個煩人的卷島,一直打電話來,你很閒嗎?」對方態度輕佻,一臉不在乎。


「我看就是很閒才會這個時間在這裡。」


聽到這對夫婦一搭一唱,卷島開始被挑起了情緒,深吸一口氣,「被帶走?被誰帶走了?」


「不知道啊,反正我們只是出去個兩、三天,坂道就被帶走了。」


「我們門沒有鎖,想說鄰居可以幫忙照看一下......回來後就聽鄰居說被不知名的人帶走了。」


坂道伯父夫妻像是無視卷島開始閒聊,「好像留了什麼通知書給我們,也似乎有打過電話來。」


「嘛,對方似乎也把小孩照顧得很好的樣子,我們可輕鬆多了。對方可煩呢,跟你一樣一直打電話來,不然就是來按門鈴、問鄰居。」


卷島拳頭多次握緊又放鬆,聽著對方的話語。


「你啊,一定不知道照顧這種小小孩多辛苦,去那都要帶著他,很被受限制。」


卷島忍無可忍,「夠了!!」衝上前拉住坂道伯父的領子,「他才一、兩歲,你這樣把他單獨丟在屋裡是想殺死他!你這兇手!」


「喂......我......我......我......警告你,敢動手我就報警。」坂道伯母在旁叫囂。


卷島想,就算揍了對方,也找不到坂道,都怪自己......


卷島倏地像是洩了氣般,放下手,落寞的離開。


卷島自行開車回家,躺在家中的沙發,失神盯著天花板的水晶燈發呆,證實了猜測的感覺並不好受。


卷島一夜未眠,一大早就被吵死人的門鈴聲搞得更加煩躁。


一開門發現又是東堂父子,「幹麼?東堂?」


「小卷,來我家吧!小山知道你也會騎腳踏車之後,可喜歡你了呢!我之前說他都不信啊......」東堂興致高昂。


「不要!」卷島一臉嫌棄。


「叔叔,腳踏車、腳踏車,拜託。」真波在原地蹦蹦跳跳。


「好吧。」東堂和真波在卷島看不見的地方偷偷交換了眼神。


「耶!!」「嗚喔,小卷。」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