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的溽熱,仍持續著,這已不知是第幾個破三十五度的高溫的!強烈的陽光照射在深黑色的柏油地面,被加溫到有點軟度,高跟鞋的鞋跟甚至可以留下痕跡,高溫的空氣,使得眼前一片朦朧。

一場午後的對流雨,及時舒緩了這種又熱又悶的感覺。

「吶吶~情人節就要到了呢!你想跟誰一起過啊!」不知名的輕柔女聲傳進坐在座位上發呆的蜜柑。

蜜柑這時才恍然大悟,原來快要情人節了喔!不過情人不是二月十四日就過過了嗎,怎麼又來一個情人節呢??

雖然說她聽過七夕的存在,不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住在校園,有時候根本就不知今天是幾月幾日,除非校園有特殊活動,明顯的學生都動了起來,才會察覺得到。

不過這幾天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學生正在騷動著,不時放射出Love-Love光波,讓許多孤家寡人們大喊著去死去死。

蜜柑不是去死去死團的成員,雖然她有戀人,但是個不及格的女朋友,整天擔心自己的學業,對方的觀感,根本就懶得多加理會。

「蜜柑,妳決定和棗君去哪玩?」捲捲秉持著無聊聊是非的八婆精神,用著極為好奇的眼神盯著蜜柑瞧。

「妳說七夕嗎??我也不知道呢!」蜜柑回想著,他們似乎什麼也沒約定,所以順其自然吧!反正不會因為少過七夕而死掉的。

「妳妳妳~~」捲捲一臉不信食指指著蜜柑,大唱歌仔戲..其精采度不輸給專業的演員。

「哈哈哈,笨蛋。」老是神出鬼沒的心讀君,對著捲捲面無表情的發出哈哈哈的聲音,其聲調並無情緒起伏,似乎沒有什麼事情可以影響到他似的。

捲捲一把抓起心讀君,眼神猙獰,緊盯著對方,但唇角揚起不懷好意的笑容,笑嘻嘻看著他,捲捲慢慢將對方拖到角落痛扁一頓。

「哈哈哈,好痛喔!」心讀君的口氣,讓人覺得一點都不痛,甚至懷疑他是否有嚴重的被虐傾向。

同班同學們雖然都已經看慣了這種畫面,但總是佩服著心讀君的面不改色,哪怕天塌下來也是這個一號表情。

蜜柑看見小螢坐在對方自己的座位看著理財書籍,眼睛充滿$$的符號,嘴角勾起若有似無的笑容,蜜柑燦笑盯著對方看,開口說道「小螢,七夕那天,我們一起去玩好嗎?」

喂喂,蜜柑同學,有沒有搞錯阿,那是七夕,不是證明妳們友情的日子啊!是證明愛情堅定的日子。

原本在外頭遊蕩的棗,回到教室就發現蜜柑居然沒邀請他一起過情人節,反倒是找和對方一起長大的好友小螢。心中酸味漸漸擴散,遲鈍的蜜柑,很想把她敲醒,告訴她誰才是她最該在意的人。

只要是愛麗絲學園的學生,都會知道高等部有個聞名的活動醋桶日向棗,他個人對這個稱號感到不以為然。

是他的,誰都搶不走(也沒有人敢跟他搶吧!),他早就知道他最大的敵人是小螢,而他們兩人可以說是從小就敵視對方,互看不順眼,如天敵般的存在。

小螢冷冷瞅著蜜柑看,基於她不想自找麻煩的個性,是不會答應蜜柑的邀約的,「蜜柑,跟妳出門,我的錢將會損失,我不想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還是另請高明吧!」

蜜柑說什麼都不願相信,小螢會如此斷然地拒絕她的邀約,她們美好的友情,難道隨著她們的成長漸漸消逝。棕瞳閃爍著若有似無的淚光,博取小螢的同情。

小螢白了蜜柑一眼,似乎讀出蜜柑的心裡在想些什麼,況且她還想苟延殘喘多活幾年,不想被不明不白的火燒死。「走開,笨蛋,不想被妳傳染笨蛋病毒。」話說完,立刻將對方往棗的方向推去。

被小螢推開的蜜柑踉蹌了一下,快要跌倒,棗趕緊將蜜柑扶好,他可不想看見對方在在自己看得見的地方受傷。

「謝謝。」蜜柑的臉上悄悄上緋紅,羞赧笑著。

「哼,不會,連走路也不會,醜八怪。」接收下蜜柑的感謝的棗,還不忘酸蜜柑幾句,他最喜歡看蜜柑被氣得臉頰鼓得鼓鼓的。

「什麼,短眉毛。」蜜柑回嘴。

「醜八怪..」

時常上演的毫無營養的對話,鬥嘴反而讓他們的感情愈來愈好,果真應證了一句話,打是情罵是愛(是這樣嗎??)

七夕當天~~(不會吧!現在才進入正題,前面那快要1500字是怎樣)

蜜柑仍舊沉浸在她和小螢的友好計畫的幻想當中,而小螢早就不知道跑到那裡去研究賺錢的新方法去了!

「喂,醜八怪,今天一起去逛廟會吧!」棗的語氣不像是邀請,倒像是強迫中獎,讓人無法拒絕。

「喔,好啊!」蜜柑難得乾脆的答應對方的要求,平常總是要耍賴一會兒才會答應,難不成她終於想起自己是對方的女朋友啦。

「不過先說好,如果小螢要和我一起逛廟會,那跟你的約定就不算數了!」蜜柑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告訴棗這個近乎惡耗的訊息。

「嗯。」棗雖然維持著一貫的態度,不過心裡可是極度的不滿,小螢,小螢那女人果真是天敵,不過她今天晚上絕對不會出現在蜜柑的眼前,畢竟今天可是賺錢的好時機,她可不會白白浪費這個好機會的。

話別之後,蜜柑走回宿舍,預定要去找小螢,她在路上遇到捲捲,捲捲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逕對著她詭笑著。「喂,佐倉別假了,那天問妳是不是要和棗君約會,還說沒有呢!真是的,跟他約會又不會怎樣,別害羞了啦!」話此,捲捲重重的捶了蜜柑的肩膀一下。

捲捲的力量過猛,蜜柑踉蹌了一下,棕眸怒瞪著捲捲,「喂,推我做什麼啦!捲捲。」

「我哪有啊!」捲捲無辜的傻笑著,她不是故意的,只是對蜜柑的反應感到不解而已,既然是男女朋友要約會這種事情正常得很,蜜柑為什麼會覺得不好意思啊!

「算了,懶得理妳,我要回宿舍了!」蜜柑只想回宿舍好好地休息一番,不想多跟捲捲廢言。

人活著難免得八卦一點,活著才有樂趣可言,否則日復一日過著相同的生活,那有好玩呢!捲捲就是這種人。

回到房間的蜜柑拿出晚上要穿的浴衣,順便寫上許願籤,提醒自己記得要掛到許願竹上。



明亮的月亮高掛於天際,墨黑的天空中點綴著繁星,蜜柑靠著樹,琥珀色的眼瞳微瞇望著天際,唇邊勾著若有似無的淡笑。

蜜柑穿著粉橘色的浴衣上面有著向陽的向日葵,跟她給人的感覺一樣,總是無條件的包容,永遠給人燦爛至極的笑容。

棗則身著如子夜般黑的墨色浴衣,純粹的黑沒有一絲雜質。當他一瞅見蜜柑倚著大樹發呆悄聲的走過她身旁,一把握住她的手。

手被棗無預警禁錮住的蜜柑,立即警覺的起來,一看到來人即放下防備,給予來者一個純淨的燦爛微笑「棗。」

「嗯,醜八怪。」

習慣了棗特有對她的暱稱,其實也是因為無法讓對方乖乖的叫她的名字,只好認了。蜜柑拉著對方,「一起去逛廟會吧!」

棗既沒有拒絕也沒有正面回應,就隨著蜜柑的意,走在蜜柑身旁,手緊握著蜜柑的手,紅色的眸子帶著少有人知悉的溫柔眼神。

人潮洶湧,相當的擁擠,但人們還是喜歡這種感覺,但前提必須是,你不是孤家寡人,否則在這種的情景之下,絕對會觸景傷情,當場想要毀滅所有情侶的恐怖想法。

「哇,是章魚燒啦。好想吃喔!」蜜柑高興得指著攤子,好久沒有吃到了!

體貼的棗沒有多言,直接過去買,順便帶著兩瓶雪碧,走近蜜柑,將一瓶丟給蜜柑,眼神示意最好接好,否則就沒得喝了!

在棗眼神威脅之下,蜜柑戰戰兢兢將雪碧接下,棗緊抓著蜜柑的右手腕,迅速的將她帶離這個人聲鼎沸的祭典。

漸漸的愈來愈安靜,走到一地人煙罕至的所在,蜜柑不滿,她還沒逛完,就被拉到這個鳥地方,「喂~~棗,作什麼啦!來這裡要作什麼啦?」

「這裡比較安靜。」棗說完,將蜜柑拉到河堤下,坐著「這裡看煙火比較清楚。」打開章魚燒的盒子,拿叉子叉了一顆後遞給蜜柑。

「啊!原來是這樣啊!謝謝。」蜜柑嘗著章魚燒,金黃微焦圓滾滾外脆內軟的,口感不錯,加上冰涼的雪碧。

絢爛的煙花,一瞬衝上天又在一瞬之間消逝,而人們並不會因此遺忘煙火的美麗,就因為它的絢麗,人們享受了感官之樂。人一生的經歷是否也像煙火般的綺麗呢?

愛鬥嘴的兩人,這時特別的靜默,被眼前的煙火給吸引住了,即使人的經歷無法像煙火一樣絢爛,但只需要自己沒有抱著遺憾了終,就已足夠了!!

煙火放完之後,繁星點點,月娘靜靜佔著天際的一角,隱約可以看見喜鵲所搭起的鵲橋,天上飄下毛毛細雨,浪漫的七夕傳說,流傳著,這是織女因為感動而留下的淚滴。

棗看著鋁罐上的拉環,若有所思,看著天空,想起七夕的傳說,像是下定決心般,拉起蜜柑的右手,將拉環套在蜜柑的無名指上,這是承諾、諾言,一生永不改變的約定。「我會保護妳的,蜜柑。」

蜜柑原本不解棗的行為,當對方將拉環套到她的無名指上,她了解對方的意思,點點頭表示同意,。

棗他不常說出蜜柑的本名,對他而言,這兩個字是與別人共用,不屬於他一人獨享的,既然對方是屬於他一個人的,就他用單屬於的叫法。

棗一把拉過蜜柑,擁她入懷,一起仰望天際,牛郎和織女相遇了!而他們也有單屬於他們的一刻。

我和妳的愛情誓約,就從廉價的拉環戒指承諾,雖然拉環廉價,但我們的愛情可不廉價。

幸福是什麼,幸福就是我和妳靜靜的感受只有我和妳的這一刻。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