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上黑髮黑眸的男孩,往後看不經意瞄到一個黑色妹妹頭的女孩,她的無厘頭行徑加上任性妄為的行為,總讓人印象深刻。



大野拿著足球與杉山一臉愉快從教室前方的門走進教室來。

憤怒的吼聲從教室的後方傳來,「前田妳真是太過分了!說什麼我也不要給妳。」

爭吵聲,使兩人皺眉,看著對方,二話不說奔向教室後方,只見其中兩個穿著吊帶裙的兩個女孩正在爭吵。

在旁邊勸阻的綁辮子戴著眼鏡的女孩,一臉緊張,「小丸子,別這樣啊!」

「小玉,怎麼辦??」年子緊張不已,小丸子怎麼會這麼衝動,雖說前田也有錯,但也不可以打起來啊!

「不知道,總之先想辦法阻止吧!」小玉話都還沒說完,原本在扭打的兩人,被旁人分開。

大野將小丸子拉開,而杉山拉開前田。大野和杉山一臉無奈看著被扯開的兩人,異口同聲的問,「發生什麼事了嗎??」

「哼,都是小丸子啦!」前田不滿小丸子為何不肯跟她交換。

「明明就是前田的錯。」小丸子說什麼也不肯認錯,那是她媽媽做到半夜才弄好的,怎麼可以這麼過分呢!

前田因為哭,而使鼻子紅紅的,一臉不甘心得走回到自己的座位,兩手空空。

小丸子珍惜的將手上的便當袋,放到抽屜。原本在場的人像是喘了一口氣般,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放學後,小丸子、杉山、大野,一行人坐在神社的階梯上。杉山和大野兩人看著小丸子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欲言又止,兩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反而是小丸子打破沉默。

「誰叫前田那麼過分,說不要那個便當袋。」氣呼呼的小丸子說著。

大野和杉山還是不懂小丸子的意思,一個便當袋可以造成兩個女生之間的戰爭,實在是太誇張了!他們實在不懂女生到底在想些什麼。

「呃,小丸子,我們還是不懂妳的意思呢!」大野不好意思的說,小丸子這個人也真夠怪,她實在是跳躍式思考。

小丸子這下可終於了解他們到底想問什麼了!於是她從書包中拿出兩個便當袋,指著其中一個,「這是我媽,幫我和小玉、年子所做的便當袋,但是前田她..」

「前田,她怎樣了??」杉山好奇的問,雖然前田這個人挺難相處的,完全的自我中心,以自己的標準為標準。

「她說也要一個便當袋,還強迫我一定得答應,我在迫於無奈之下就答應了!不過她今天的行為,我是絕對不會原諒她的。」小丸子摸著便當袋,一想到媽媽的辛苦和前田的不珍惜,她就很生氣。

「唉,小丸子,我想這不是重點吧!講清楚點。」大野無奈的抱怨,他們又不是小丸子,怎麼可能會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啊!

「是她說要熊貓的圖案,可是又說不可愛,要跟我換,那是我媽做到半夜才完成的,她怎麼可以說不要就不要。」小丸子愈想愈氣,她真後悔當時沒有把前田打到受傷。

「這也難怪啦!」大野感嘆,換成是他,搞不好也會氣個半死。

「就是說啊!我先走了喔!」小丸子說完之後,背起放在她旁邊的書包跑回家去了。

「那我們也走吧!」杉山對著大野說,反正也是挺晚的,乾脆回家去吧!

大野站起身,跟杉山道別,走向和對方相反的方向,他真的對小丸子改觀了!沒想到她會這麼貼心,他還一直以為她只是個任性的女生。

在他的眼裡,小丸子不過是個行為詭異、任性,愛玩、整天幻想,只是比某些女孩還要好相處一點,個性比較像個男孩子。

從這件事情發生以後,大野總是會不自覺得注意小丸子的一舉一動,他也不懂自己怎麼會變得這麼詭異。

就連有次,小丸子希望可以和他牽手回家,這實在是很奇怪的事情,他還是答應,完全不管杉山反對與否。

雖然事後,小丸子又來拜託一次,雖然他並不是很願意,但還是答應了她,他真搞不懂自己,明明就不想答應,在她的哀求之下,迫於無奈之下,還是答應了。

他承認他對她有著莫名的在意,每次小丸子去做一些怪事情之時,他只要沒事,就會跟著去。

如果莫名的在意就是喜歡的話,那他該不會是喜歡她吧!不過,大野他倒是不討厭這個感覺。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