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毫不吝嗇的綻放熱度與光芒,氣溫也隨著太陽的賣力放送而節節上升,地面受到陽光的照射下而熱度上升。

雖說是暑假,但對愛麗絲學園的學生們而言,假期根本就是不存在的,除非拿到學園方面的允許,課業也沒有隨著所謂的暑假而有所減輕。

熱得令人難以忍受下的天氣下,對孩子們一點影響也沒有,還是跟往常一樣過著生活。

在大太陽底下,穿著運動服孩子們開心得玩遊戲、追趕。好動的小孩,不會因為天氣或是其他因素而改變他們的。

「同學們,今天沒有風,所以我們玩羽毛球吧!」體育老師開心的宣布,暗自忖道,等等自己就躲到樹蔭底下乘涼吧!果然是小鬼,這麼熱的天氣只有笨蛋才會開心。

「哈哈哈,我說老師,你該不會想打發我們吧!然後自己去乘涼!」具有讀心愛麗絲的心讀君食指指著老師用著萬年不變的一號表情質疑著老師,不過說質疑也不對,他根本就知道對方是怎麼想的。

「好過份喔!」 「老師真是太惡劣了!」種種的批評聲浪傳來,老師氣得牙癢癢的,有愛麗絲的人都是惡魔啊!可是他忘了他本人可也是愛麗絲的擁有者,可說是自打嘴巴。

老師像是惱羞成怒般大吼,「吵死了!小鬼們球拍拿走,球拿著,就可以滾了!」,是誰說小孩子很可愛的、是天使的,那個人一定沒有和小孩相處過,現在的小孩精明的跟什麼一樣。

大家都知道老師心情不好,才不會笨到在太歲頭上動土,每個人乖乖的去拿球拍還有球。

蜜柑手上拿著兩個球拍和一顆球,興沖沖的跑到小螢面前,示意要對方和她一起打羽毛球,連話都還沒說,小螢就跑走了!蜜柑當場愣住,不解,為什麼小螢在她什麼話都沒有說的狀況之下,就這樣跑走了。

「小螢,妳為什麼不理我啊!」蜜柑不甘得大吼,她知道天氣很熱很熱,但還是要動啊!

當她看到流架和棗的時候,不禁開心的笑了,飛快的跑過去,如果是拿給棗,就要有被欺負的心理準備,幾度思量下,於是微笑的遞出球拍給人很好、不太會拒絕的流架。流架呆愣,不懂蜜柑為什麼要把球拍拿給他。看著她一副可憐的模樣,流架接下球拍

見著流架已經把球拍拿在手上,蜜柑開心笑著,「吶吶,流架,我們來打羽毛球吧!」

「這...」天氣這麼熱,流架實在不想動,即使他們正處於人生中最好動的時期。微笑,想要推辭。

「好啦,拜託啊!流架」不管是誰,絕對都無法拒絕的微笑。

「佐倉,這個...天氣很熱呢!..」流架一直說著不著邊際的話,完全沒有講到重點。

蜜柑心一急,拉起流架的手,被蜜柑拉著的流架,不禁羞赧,白皙的臉龐浮上一絲緋紅。臉紅的令人擔心,他是否會昏倒。

「醜八怪,妳沒看到,流架不想玩嗎??」棗看到這個情形,不禁皺眉,冷冷的丟出這句話,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蜜柑拉著流架的手,就有莫名的煩躁感,很想把兩人的手給扯開,但他還是忍住了。

聽到棗的話,蜜柑難過得瞅著流架,「真的嗎?流架」

「這..這..對不起,佐倉,我真的不想玩。」流架看到蜜柑難過的模樣,原本想說他想玩的,但又不願意欺騙她。

一開始聽到流架的老實話,蜜柑承認她有點難過,但她自己也很清楚,流架從來都沒有正面回應自己他要玩球的,都是她剃頭擔子一頭熱,硬是把自己的想法灌諸在流架身上,「沒關係,這不是你的錯,都是我不好。」

個性溫柔的流架,右手揉著蜜柑的頭,口氣溫和,「下次在跟妳一起玩。」

蜜柑感激得燦笑,「謝謝。」

「醜八怪,我跟妳玩吧!」,棗冷淡的丟下這句,反正待在樹下乘涼也挺無趣的,還不如陪她玩,看一下對方會搞什麼花招,來娛樂娛樂自己。

蜜柑暗自忖道,雖然棗是個危險的傢伙,不知道跟他玩球的下場究竟會如何,但不玩又很可惜,「好吧!」,她一副真是委屈了她自己的模樣。

「流架,球拍給我。」棗跟流架要球拍。

「喔,喏。」流架將球拍遞給棗,右手抱著兔子,站在一旁觀戰。

棗紅色的眼瞳清楚寫著,妳一定會輸得很慘的,提早放棄吧!

看到棗近乎睥睨的眼神,這下說什麼她也要贏!她絕對要棗向她伏首稱臣「我絕對會贏你的,等著看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原本在自由活動的學生們,全都湊過來看棗V.S蜜柑的羽毛球大戰。初等部B班的大多人,都替棗加油,只有少數人替蜜柑加油,像是班長、安娜、野乃子等等平常跟蜜柑比較親近的人。

光是啦啦隊氣勢就輸人了,但這絕對不會澆熄蜜柑,反倒是,讓她更想要贏了眼前這傢伙。

這場羽毛球比賽一觸即發,裁判由棗與流架後援會的捲捲擔任,「預備,開始,由佐倉發球。」

哼、哼,老天果然是有天理的,「太好了!」,蜜柑將球發過去。

棗輕輕鬆鬆的反擊,這跟喝水一樣容易,要贏蜜柑根本簡單不行。

就在一來一往之間,比數到了10比9,比賽進入高潮,比數拉進到只剩一分之差。(比賽過程省略,請原諒我,因為我是體育白痴,所以很多東西都不懂。)

這下蜜柑說什麼都要贏這個死對頭,不過,好奇怪,為什麼她頭有點痛痛的、暈暈的,發現棗怎麼變成兩個、三個了!奇怪棗有分身愛麗絲嗎?他不是只有火愛麗絲嗎?想要努力看得更清楚,卻發現視線愈加模糊,然後眼前一暗。

碰的一聲,原本大家仍沉浸在刺激的比賽當中,女孩們被嚇得尖叫,「蜜柑...」
「佐倉...」

班長則是慌張不已,忽然想到一定得通知螢,立刻請男生們或是比較冷靜的女孩們去找,「去找一下小螢吧!拜託了!」

不是很合作的初等部B班的學生全體總動員。

原本還在疑惑的棗,不但球沒有發過來,而且還有像是重物從高處掉落的碰撞聲,再加上此起彼落的尖叫聲,而且這尖叫聲跟平常那種興奮尖叫不同,而是慌張、害怕的。

他定睛一瞧才發現,蜜柑原本站著的地方,被一群人給包圍住,耳畔還不時傳來,驚慌失措的聲音,「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流架早就圍在蜜柑的身旁,但他不知所措,從沒有看過,一個人好端端的會忽然昏倒,這對他們這些人而言實在是太過刺激了。平常看到這種場景,似乎只會在戲劇表演才會看到。

棗冷靜的走過去,當他走過去之時,原本圍繞在蜜柑旁邊的人全都散開,他蹲下身,輕拍蜜柑過於蒼白的臉龐,試了一次又一次,絲毫沒有反應。蜜柑的額頭冒著汗珠,她的體溫又不高,反倒是有點低。

他仍舊一派冷靜,一把抱起昏倒的蜜柑,走往保健室,他前往保健室的途中,尖叫聲此起彼落,「啊啊!我也想給棗君抱啊!」而流架只是靜靜的跟在棗的旁邊,一臉擔心瞧著在棗懷裡的女孩。

棗平常聽到這些人的尖叫,就已經很令人火大了!而目前他的心情莫名的煩躁,又加上吵死人的尖叫聲,心情的惡劣程度可說是直線上升,啐道:「吵死了!」

小螢堵在保健室門口,一臉質問神情,盯著棗,怎麼她才離開不久,就發生事情,她一定要對方給她一個好回答,不然就吃不完兜著走。

流架看著小螢和棗有一觸及發的情況,連忙勸架,「棗、今井,先讓蜜柑進去休息吧!」

他們兩個人才發現,在這個時候吵架,絕對沒有好處,小螢讓出門口,讓棗先進去,她才跟著進去。

保健室的老師,一看見棗懷裡的蜜柑,緊張的說,「快..快讓她躺著休息吧!」

蜜柑被安置在床上之後,老師走近去看看她的狀況,像是鬆了口氣般,「還好,只是中暑,還有點過度疲累而已。沒事的,晚一點她就能醒來了!」

三人聽到老師的解釋,不禁鬆了一口氣,蜜柑這傢伙實在是麻煩製造者,好日子不過,偏愛自找麻煩。

不過,沒事歸沒事,但賬還是得算清楚,「日向,笨蛋蜜柑為什麼會昏倒。」,小螢質問,只有她能讓蜜柑哭,但也沒有讓蜜柑生病昏倒過。

質問,煩,棗攏起眉盯著小螢看,不是很想回答,「打羽球,然後她就昏倒了。」

「喔,既然如此就請你負起責任,好好照顧她吧!」知道原因之後,小螢也不想追究了,一定是蜜柑的要求吧!算了,那就把麻煩丟給他,她要消遙快活去了!

語畢,小螢邁開腳步,走出保健室。小螢蹲在保健室的旁邊,雙手捂住臉,顫抖的聲音,「好險,妳沒事,不然我絕對不會原諒我自己的。」

跟在小螢後頭的流架,見狀,也蹲下身,柔聲安慰著小螢,「沒事了!她很快就會好起來的,不必責備自己。」

小螢強忍想哭的衝動,「謝謝你,乃木。」

被小螢強制留下的棗,他的心情平靜了許多,當他發現蜜柑昏倒的時候,他真的嚇了一跳,原本蹦蹦跳跳,有著燦爛笑容的人,就這樣昏倒了!他有一刻以為蜜柑可能就這樣死掉了。

手柔柔撫摸著蜜柑的髮稍,掬起一把棕色的髮絲,到唇邊輕吻著,明明想把妳推開,讓妳跟流架在一起,但為什麼自己卻不甘心。順著自己的想法去走,他不願意把她交給別人。

他的唇貼在她的唇上,棗在心理暗自發誓,他會保護她,直到他死去,沒有能力保護為止。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