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這是一個定義很模糊的字眼,在許多地方都可以用到。
  
像是:一個東西,很得妳的心,就會說喜歡。
  
  
  
陽光照耀在翠綠的青草地上,微風吹拂,草輕輕的低下頭,沙沙的風聲,斷斷續續。空氣中飄著淡淡青草香。
  
黑髮紫眸的女孩坐著看躺在草上的棕髮棕眸女孩,開口問了「蜜柑,妳喜歡誰?」
  
蜜柑轉身看著黑髮紫眸,實在不懂為什麼這個已經問了那麼多次的問題,到底有什麼一再詢問的意義,但她仍然開心的說「小螢妳、棗、流架、翼學長..還有好多好多我喜歡的人。」
  
小螢一副被打敗的模樣,雖然喜歡的解釋有很多種,但她真正的意思是,是最在意、不管結果如何..只希望對方幸福的那種喜歡。
  
小螢站起來拍拍身子,看著如此美妙的天氣,實在很適合小憩,或許不想再和蜜柑爭辯了!她很希望蜜柑有天可以了解喜歡的真諦。
  
小螢也了解這是屬於蜜柑的那一份純真,或許在蜜柑的心裡,她希望每個人都可以很幸福。小螢淡淡的笑了,看著仍躺在草地的蜜柑。
  
蜜柑實在不敵舒服的天氣的影響,她發出規律的呼吸聲,小螢看了,微笑,腳步像隻貓沒有聲響,走離了草地,只留下蜜柑一人。
  
當小螢離開了,一個黑髮紅眸的男孩從樹上跳下,身上還帶著一片樹葉,見狀,隨即將它從身上掃下。小螢和蜜柑的對話他一句都沒有遺漏,聽得很清楚。他無奈笑笑,他早知道,不管問了幾次,都是一樣的結果。
  
他走向蜜柑的身旁,並坐在蜜柑的身旁,眼神溫柔看著她,這是些許人才看得見的眼神,平常的他,總是一副面無表情,似乎任何事情與他無關。
  
他的手溫柔的撫摸的蜜柑的棕髮,像是對待易碎的玻璃娃娃。輕聲問道「妳到底喜歡誰?」
  
他自嘲笑著,他知道蜜柑的答案,不過,他想要的答案不是這個,他很在意蜜柑,也希望她可以幸福。這也是他為何不讓她了解他的黑暗,他希望她可以永遠保持那個最初的她。
  
蜜柑有聽見男孩的問題,奴奴嘴說「棗,怎麼問和小螢一樣的問題啊!我喜歡很多人,都希望大家都能幸福。」
  
說完,蜜柑轉身繼續睡,就像她剛剛的回答就像是夢話般。
  
棗實在快被她的純真給打敗了!仍舊看著她。
  
夕陽落下,橘黃的陽光照著大地,草地的青翠被染上淡淡的金黃,風仍舊柔柔的吹著。
  
蜜柑轉醒,揉揉那雙令人感到溫暖的棕色大眸,好奇的大眸流轉,看著這有點陌生的地方,她終於記起,這是她下午睡著的草地。
  
看著靠著大樹睡著的棗,蜜柑躡手躡腳走到他身旁,在他臉上吻了一下,輕聲說道「我最喜歡的人只有棗。」
  
坐在棗的身旁,等著滿天繁星的時刻。
  
到底蜜柑是純真搞不清楚一切,還是她都知道...只是在裝傻
創作者介紹

人生魯蛇組

鏡。詠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